琥珀糖啦

我其实,是个画手,来的吧…

是短篇小甜饼!


是西乔!




听说人将死时可以看见自己最爱的人。

听说过这件事情的乔瑟夫·乔斯达先生连自己都好奇到时候自己会看到谁呢 。

一生经历的太多,相识的人太多,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最爱的人究竟是谁。

所以他还是更愿意相信走马灯。


即使有波纹功的加持,属于乔瑟夫·乔斯达的时间也快要结束了,他终于可以揭开谜底,在闭眼的瞬间他望见了自己的一生, 亲身经历果然很奇妙。

他对自己的人生已经很满意了,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一丝丝遗憾。

他想见见自己最爱的人。他还是想知道,那人究竟是谁?

记忆的尽头。身旁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身边出现了小孩子才会玩的泡泡。

他笑了,回首,他的身影。

那是乔瑟夫的金发少年。

那个能让堂堂大男人眼泪却止也不止不住人啊。

答案就在眼前,乔瑟夫冲了过去,和之前的梦不一样,这次乔瑟夫抓住了。

少年转身,明亮的眸子里映着的,是最年轻的他。

【jojo,你让我等了你这么久,你可要赔偿我些什么。】


乔瑟夫笑了,他想将自己所有的时间都补偿给眼前的人。


毕竟他们两个现在有无限的时间啊。


【西撒。】

等我买了约瑟夫我就更新庄园。
就差五百线索了让我再肝肝。

幸运真可爱,p1p2是幸运,p3是庄园。3幸运坎约瑟夫的大概情况,p4是私设的Luis,因为我忘记在哪里看的第五的短片了【官方的】这位小兄弟护着幸运的样子真emmmm忒宠了!

庄园。3

☆每个人格都有一个【本体】,是真正的,最开始的那一个。
☆【本体园丁】已经跟【厂长】父女相认
☆会将本体叫本名,其余叫职业,称号
☆五个监管者和幸运儿都是只有一个,其余求生者若干
★本体们关系很好

剧情ooc,私设一大堆。


这注定不是一个让人开心的游戏。

但是却是个充满戏剧性的游戏。

幸运儿前脚刚走,伊索就被送上了椅子,刚见着奈布,手还没把机子摸热乎,伊索的惨叫声响彻军工厂,是那么撕心裂肺。

幸运儿认为这是自己的失误,这也是他这两年, 第一次没护好一个人。而奈布见他的小幸运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落,也是慌了“这不是你的错。”奈布顿了顿“你快去翻个箱子吧,翻个能防身的东西,这次的监管者,不太友好。”

“我不放心你,奈布。” 幸运儿左看看右看看,最近的一个箱子里自己有好几面墙,他不放心让奈布一个人在这里。说实话听到这句话时奈布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但这毕竟是在游戏里。“放心,我好歹是个佣兵啊。”

最后幸运儿用鼻尖碰碰奈布的鼻尖“愿我的幸运能分你一点。”

但幸运儿这优秀的战绩何时是靠幸运来的呢?

他从来都不幸运。

一条密码未破译。

“呼,一把枪。要跟奈布会合…”当幸运儿刚站起来是,两刀。佣兵跪了,但是没上椅。

像是知道幸运儿会去救他似的。

而幸运儿的不安感越来越重,知道他听见了、

相机的声音。

“是一个金发,颇有上等人气质的…”

【摄影师】

是约瑟夫,是那个幸存的渣滓。

接着,见到的便是血肉模糊的奈布,幸运儿猛然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两年前,那场景与现在是多么的相似。

这次幸运不会放过他。

幸运娴熟的爬上了在约瑟夫身后不远处的墙,一系列的做不知道是做了多少遍,全程可以说一点声音都没有。

啊——!

乌鸦的叫声。

奈布闭眼前的做后一幕

是血淋淋的幸运儿。

“我不会放过你,你该感谢乌鸦们,这样你才不会让我戳中你的脑干。”

“这样很舒服吗?不能说话,不能投降。这都是你对他们做过的。”

“你杀了他们,你杀了Luis”

“你以此为乐。”

“最后,想尝尝坐上狂欢之椅的感觉吗?这可比绞刑架刺激多了。“

【即使你这样,他们也回不来。】

那是约瑟夫上天前,用嘴型传达给幸运儿的。

【是我赢了。】

幸运儿望着空无一人的军工厂,幸运儿突然瘫坐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他能做什么?无穷无尽的去折磨那个不会死的幸存者,有什么用处?他杀不死约瑟夫,Ian的规则是这样的。而Ian的规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他们只能是游戏里供人娱乐的角色。

而他能做的,只有减轻这一届参赛者的痛苦,让他们在这地狱里,增加一丝快乐。

他还知道,Ian会打破这一切的。

他躺在草地上,他希望他可以死在那里就好了。

……

幸运儿回来了。

约瑟夫也被椅子送到了监管寝门口。

……

“哎哟我的妈耶,这是哪个求生者这么彪悍啊,新来的?”是监管寝速度最快的靓仔裘克先推开了门。

“能把监管者送上椅,这波操作绝了。”这是紧跟其后的小黄,说实话他没忍住笑了出来,但也给人松绑了。

这个喉咙才刚愈合好的摄影师终于被请进了屋里。

“所以,是谁干的?”杰克也没兴致去喝他的红茶了,见着约瑟夫手臂血肉模糊的样,他就想往上反。

“幸运儿。”

“啊??”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也是咱最快的靓仔。紧接着就是鹿头。

厂长接着对方的话“你干什么了?”约瑟夫见
着情况,合着自己要被批斗似的。

“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

诶哟这态度变的?我才是你们同事诶哥们。

“我把他逼疯了,他就送我上椅了。”

最后约瑟夫还是长话说了。

说实话监管者们没太惊讶,他们同意开始就没把幸运儿当一般人,这一切还都在他们强大的接受范围之内。

“等等,班恩厂长跟杰克呢?”依旧是咱反应最快的靓仔。蜘蛛在旁边接了一句“他去求生寝了,咱们寝喜欢幸运儿的就你没去了。”

今天求生者们的心脏要爆炸了。

什么能比四个监管者轮番轰炸更恐怖的。















庄园。2

☆每个人格都有一个【本体】,是真正的,最开始的那一个。
☆【本体园丁】已经跟【厂长】父女相认
☆会将本体叫本名,其余叫职业,称号
☆五个监管者和幸运儿都是只有一个,其余求生者若干
★本体们关系很好

剧情ooc,私设一大堆

这次的cp向不明显

这注定不是一个让人开心的游戏。

今天的幸运儿成了求生者中的一道风景,幸运儿身着一套女仆装,意外的是幸运儿肩也不比男人宽,也没有过多的肌肉,基本没有违和感。

就是幸运儿脸上这妆…

大家心里都清楚,也就幸运儿和奈布能承受得了一开寝室门就看见红蝶的感觉吧。

哇,心肌梗塞感觉。

真是佩服二位的心理素质。

今天来了一位新人,职业是入殓师 ,名字没记错的话,叫伊索·卡尔。据说还有两位新( •̀∀•́ )监管者。

庄园主Ian的纸条上是这么写的,没错包括这个颜文字。但最令幸运儿注意的是这把刀,这把他们曾一起用过的短刀。

“这预示着什么吗?”

“新人!!”克利切兴致勃勃叫了一声,对方当然注意到了,点点头示意自己收到了克利切热情招呼。“好冷淡诶…真没意思。”接着便擦起了自己的手电筒。

但是幸运儿可是对这位入殓师起了兴趣“那个,卡尔先生”伊索有些惊讶对方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克利切就接了茬“幸运他的消息总是很灵通!”

“不过比起这个,没想到您是一位男性。”伊索摘下口罩冲着幸运儿打量了一番“虽然我是给逝者化妆的,但是我想我的化妆技术应该能比给你化妆的人好很多。”听到这幸运儿感觉自己脸红的都要突破自己那厚厚的粉底了,而奈布也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如果红蝶小姐在对面的话,卡尔先生您大概就要拿这一局的一血了哦。不过这次应该是一个新监管者,不是红蝶小姐。”幸运儿笑咪咪的跟对方说“监管者给你化妆?对了,叫我伊索就好。”伊索也是听对方客气的不行,也是有些不习惯。“还有,你刚才找我是想说什么事?”

“你有见到新监管者的模样吗?可以给我讲讲吗?”幸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拖着自己的下巴,这是他的招牌动作,再配上这女仆装,入殓师真怀疑自己写参加的到底是什么游戏“嗯,见到了,有一对像是个双胞胎,另一个…”

“是一个金发,颇有上等人气质的…”

【游戏开始】

话还没说完,游戏就开始了。

“金发上等人。”这让幸运儿握了握自己口袋里的短刀。“肯定很恶心。”

三条密码未破译。

入殓师跪了,克利切去救。

两条密码未破译。

入殓师跑了,克利切跪了。

幸运儿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留下奈布一个人去修机。自己去治疗伊索去了

“伊索!看这里!”伊索一惊,这游戏比他想象中的危险太多,导致他现在的神经都紧绷得很,能遇见求生者简直像遇见了亲妈似的“幸运儿…”幸运儿赶忙摆了个噤声的手势。

包扎完之后准备带着伊索去奈布那里,但是被拒绝了,伊索想解释些什么,但又不知道怎么说,抓住幸运儿都是顿了顿,还是放下了。幸运儿当然看出来了“放心吧,我知道你喜静,不愿意跟太多人待在一起,安啦。不过你这次要小心哦,这次不太巧,第一次就让你碰见了这么丧心病狂的新监管者,不过这其它监管者相比还是蛮友善的,而且有时候还会放水呐,不多说了,我不能放奈布一个人修机,他有战争后遗症,对机械有点阴影。”

“好的。”

伊索跟幸运儿告别,感叹着像这种可怕的游戏里怎么会有这么友善的人时

【包扎完了?下等渣滓。】

他从来就没离开过。




要猜猜是谁吗!!!
话说!!扩列吗!!

今天古筝终于考完级了超高兴可能会双更( •̀∀•́ )





他终究走了。

cp向不明显
一个小时摸出来的,毛病很多emm
角色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他终究是走了。

frisk, 怪物们的拯救者,后担任怪物大使,回到地上之后研究十六年成功复活怪物王子。

他的事迹广为流传,他的举动改变了怪物。

但你们知道 frisk的死因吗?

“多个器官衰竭导致的死亡”

frisk在儿时受到过多次重大伤害,群众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只好说“天妒英才”,但是怪物们都知道,重大伤害出自谁手。

frisk将临终时,是怪物们最压抑的时候。他们看他痛苦,哀嚎。而他们能做到的只是沉默。

“frisk在小时候经受了那些,他也没有这个叫过。”

“frisk 究竟承受多少?”

当病危通知书发到托丽儿手上时,托丽儿第一次昏过去, 这个孩子死于她手。毛茸茸的好好先生收到死亡通知书时,他嚎啕着砸碎了他所有能砸碎的东西,这个孩子死于他手。

sans目送了frisk的离开,他亲吻了他的脸颊,frisk告诉他【充满决心】。

asriel亲手将frisk埋葬,他知道在他的一生中再也不会有“最好的朋友”

mtt为frisk布置了葬礼,他知道再也没有人能与他站在同一个【舞台】上了。

undyne与alphys共同为frisk祷告,她们知道没有frisk她们可能永远不会在一起。

papyrus至今都不知到他已离去,他只是去往远方。

怪物们都在悲伤,他们的英雄不在了。
而他们是凶手。

【放心吧,我不会孤单。你们的未来将是阳光的,请充满决心】

【我从没怪过你们。】

罪恶爬上他们脊背。

【今日新闻

第一任 怪物大使逝世七百周年,”最后”的怪物终离世。

     今天是第一任怪物大使frisk七百年的祭日,现场有三百余位怪物来此扫墓。而当时被解救的怪物们只剩下骷髅sans,今天下午三点二十七分于墓前离世。】









“好久不见,kid。”











庄园。1

☆每个人格都有一个【本体】,是真正的,最开始的那一个。
☆【本体园丁】已经跟【厂长】父女相认
☆会将本体叫本名,其余叫职业,称号
☆五个监管者和幸运儿都是只有一个,其余求生者若干
★本体们关系很好

剧情ooc,私设一大堆。

这注定不是一个让人开心的游戏。

人人都知道幸运儿是最早来到这个庄园的,是一个很可靠的【前辈】,但人人都知道,幸运儿对他们有所隐瞒。

他对这个游戏的一切都无比熟悉,而每当碰到几个个新人的时候,他总会帮助他完成游戏,教他一些逃脱的技巧。

地窖的附近会有风声
拆椅子会暴露位置,小心点哦
救人的时候建议你先扛一刀噢
小丑的话这么溜比较好……

如同地狱中的阳光。

他从不怕监管者,就算在他坐上椅子的时候,他不会颤抖,神色轻松,如同享受。

“生不如死,你一点都不怕?”

“有什么可怕的?”

这跟那种可怕的赛制相比,这简直是天堂。

他没有任何特殊的能力,但他的实力不输任何人。

“幸运?”奈布见自己的老搭档幸运儿在哪里愣愣不知想什么,便推了推他,又怕自己太用力惊着那人儿,便轻声叫了一句。

幸运儿总喜欢在等待比赛的时候去抚摸那把破旧的椅子,像是习惯。

“啊!奈布,我愣神了。”幸运儿带着歉意的笑了笑。“有什么事情吗?”幸运儿用手拖着自己的下巴,眨巴眨巴眼睛瞅瞅奈布。

他是故意的,幸运儿总是喜欢对自己用这一套。

“前辈!!”是艾玛,幸运儿特别偏爱的小姑娘,幸运儿就把他当做至亲一般对待。“我没想到前辈跟奈布也在这个房间…还有塔尔玛小姐!

玛尔塔向艾玛挥了挥手,然后继续擦自己的枪。“要不要制定作战计划!”艾玛一拍桌子,吓得幸运儿一激灵。“不可以哟,艾玛,监管者是可以听见的,不管声音多小。”

“前辈总是什么都知道呢”艾玛也安分下来,大家都对幸运儿的话很信服。

“这次的监管者是鹿头吗?”玛尔塔笑眯眯的看看幸运儿“按照您教的方法是推测出事他”幸运儿点点头“玛尔塔小姐可以不用尊称哟,听着怪怪的,嘿嘿。”

……

【游戏开始】

……

“幸运,这里。”奈布拍拍眼前的人儿,而对方拍拍对方的手“等我翻个箱子。”

奈布不得不承认,幸运儿,翻箱子的样子像个仓鼠,太可爱了。

奈布头上出现了乌鸦…“嘿嘿,我们去解码吧!”幸运儿顺手就拽了两只乌鸦下来“这样就不会爆点了。幸运儿笑呵呵的瞅着奈布。

“你真像他。”

“什么?”奈布没听清奈布在嘟哝什么。“我说奈布明明笑着那么好看,为什么要板着个脸呢?”

“不要说是战争后遗症!这不是!”

……

“班恩?有什么事情吗?”幸运儿看着眼前这位气喘吁吁的大家伙把他身上那个大家伙把他身上那和影响他整场发挥的包袱拿下来。

【给你的新衣服,很贵的哟!
记得要穿!是提前送给你的
老玩家三周年的礼物,当天还
会有惊喜哟!
                      你的庄园主
                             Ian             】

一件女仆装。
“还是我八辈子没见过的好质量”幸运儿咂咂嘴“时间果然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口味。”

幸运儿瞅瞅气喘吁吁的班恩,揉了揉人家的头…套

“辛苦班恩了!”说着就从口袋里拿了一颗奶糖。“总是让班恩先生帮我拿东西。

“叫我…班恩…”
“我喜欢…幸运…所以…”

“呀班恩,不要说这样的话,不过班恩的语言能力在逐渐回复了,要加油哦!”

“嗯…”

“那我走了?”

“嗯。”

幸运儿,你究竟知道什么?

“里特…我想你。”

“去死吧。”

【幸运儿,停下,游戏结束了,你赢了,准备下一场游戏。】